AD 载 入 中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一剪梅我和李清照那些事儿

一剪梅我和李清照那些事儿

08-12来源:18dy,成人小说加载中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一剪梅》我叫王思之,是赵明诚的朋友。明诚已经离家远游三年了,抛下了明媚鲜妍的嫂嫂李清照一个人。他们成亲还没多久他就走了啊,看着日益消瘦的嫂子,以及那有些憔悴的美丽容颜上挂着的让人心疼的相思,我实在想找到明诚兄,当面问一句:「你居心何忍啊,让这么一个美得动人心魄的妙人儿守活寡!」当然我心里更想问一句:「明诚兄,你到底还要嫂子不?你要是回不来我可以替你照顾她,抚慰她那颗相思寂寞的心,尤其是那干渴已久的胴体。」

  或许没有人知道,从嫂子嫁入赵家的那天起,我就被她迷得魂儿都没了,家里的那位我再也没碰过,青楼也不去了,连我父母也不知道我结婚四年没有孩子是因为我已经和老婆分床睡三年了。他们还一直暗示我再续一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但我一直无动于衷,二老一直以为我和媳妇的感情好,不想伤她的心,却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我都是独自一个人想着嫂子你在自我发泄,多少次把被褥想成了你泄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它再也硬不起来。

  明诚走了以后,我一直偷偷的来看你,直到你屋里的灯光灭了才回家休息。
  可是我不敢把心里的情意告诉你,真的,我害怕你恼了我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接近你。还记得那次我替你收拾那些金石字画,不小心蹭伤了手,你拿着我的手急切的问要不要紧,还用你的手帕给我包了手。我当时就愣住了,那是我第一次与你的身体接触,我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傻傻的想着我摸到嫂子的手了。

  我回到家什么也没干,就是感受着被你摸过的地方那尚存的温度,还有把你给我包扎用的手帕放在鼻端用力地吸着,贪婪地吮吸那上面你的身体的味道。那夜我失眠了,我用你的手帕包裹住我的鸡巴,揉搓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它被我的精液浸湿了,我才疲倦的睡去。

  天可怜见,那个夏天的中午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改变我命运的秘密。在那个午后,正是大家小憩的时候,我偷偷的来到了你的窗外,我喜欢看你迷人的睡姿。
  可是那天,我看到的是让我吃惊的一幕,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心里女神一样高贵的嫂子竟然会干这种事。嫂子你竟然在自渎!

  那天我一如往日的悄声来到你的窗前,正要从我偷偷在窗棂上刮出的那缕缝隙中往里窥探,却隐约听到屋里有喘息声和呼喊声,凝神细听却是「明诚,明诚」
  的娇呼,我当时一惊,以为是明诚兄回来了,忙偷偷望去,却见到了一团白腻在床上蠕动,我心下不由惴惴,暗道:难道二人大白天就在行那夫妻之事!我下意识地望窗边凑了下,细细望去,见到了一幅让我热血沸腾的画面:嫂子你半解着亵衣,一脸含春的躺在床上,左手在胯下不停地搓弄,右手却在那诱人的双峰上来回的捏揉,不时地还用香舌舔一下峰端的紫葡萄,嘴里还呢喃着:「对,明诚,舔我哪里,使劲吸,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奶子了吗,说怎么吸也吸不够的!」
  边说边更用力地揉搓下体,嘴里下意识地呻吟着。过不片刻,你更是挣扎着把剩余的衣服也甩在了地上,左手手指由搓弄改为了抽插,嘴里还呻吟着:「明诚,你好好的干我吧,我好想被你干啊,我的小穴好痒啊,好想吃你的鸡巴啊,你用力的干我,快干我,哦……哦……你干的我好爽啊!插得我好深啊,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叫给你听吗,我叫了,你赶快用力地干我啊!啊……哦……好深啊!
  我不行了,明诚快用力,哦……」边叫着你边使劲揉搓着那诱人的奶子,看得我下面硬硬的,双手更是忍不住的使劲揉搓,心里还不断地呐喊着:嫂子,我来了,我来干你了!

  随着你的呻吟声,我越动越快,直到你叫着「我来了」,我也忍不住发出了「哦」

  的一声呻吟。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要糟,果不其然,室内传来一句急切的声音:「谁?」,随之而来的还有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我当时下意识地就拉开了窗户,回答道:「嫂子,是我!」屋内正在穿衣的嫂子一下愣住了:「思之,你……」说到这里顿了下,停下了穿衣的动作,又问道:「你都看到了?」我听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道:「嫂子,我……」嫂子见我这样,脸上一暗,泫然欲泣道:「思之,你是不是觉得嫂子是那种淫荡的女人?」我听了,急切道:「不是的,嫂子。嫂子,我喜欢你!」说话间,我从窗户里窜了进去,一把抱住了她罗衫半解的胴体。
  嫂子急忙推拒道:「思之,我们不能这样,你放开我,我是你嫂子!」我使劲的抱住她道:「嫂子,我不放,我从你进了这个家门就爱上了你,我为了这都和晓芬分开睡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想着你自慰,我几乎每天都来你这,你难道感受不到我的心意吗?嫂子,明诚兄不知道游学什么时候回来,你一个人既然这么寂寞,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来安慰你,也让我得偿所愿?」嫂子听了我的话,愣住了,须臾,她猛地推开我,厉声道:「你……你简直就是畜生,我是你嫂子,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看着她严厉的样子,再也不敢看她诱人的躯体,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道:「我知道我是畜生,我不该对你有非分之想,可我真的管不住自己,我控制不了啊,我一天看不见你就和丢了魂似的,明诚兄没走的时候,我多少次半夜在你们的窗外徘回,想象着你在明诚兄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暗自垂泪,恨不能取而代之,一次次的幻想着你的婉转呻吟在黑暗中自我发泄。明诚兄走后,多少个日日夜夜我站在你灯影摇曳的窗前,看着你相思不眠的身影暗自神伤,可我知道你爱的是他,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

  听了我的话,嫂子严厉的脸色缓了下来,轻声似自语地道:「思之,嫂子早就知道你的心意,但嫂子爱的是明诚,嫂子不能对不起他。其实这三年来,嫂子也知道你为我付出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人是人啊,不是畜生,我们不能干出那种畜生不如的事儿来。」我听了嫂子的话,心里一喜,道:「原来嫂子你也是喜欢我的,我听了心里所有的苦都化成甜了,所有的付出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嫂子,我宁愿当畜生,也要喜欢你,老天爷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我不怕,只要嫂子对我有意,我什么都不怕!」嫂子听了这话,脸色一变,道:「哪个说喜欢你了,你……你怎么这么无耻呢!」我看着她那略带娇羞的神情,此时要还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就真是白痴了。我猛地上前一步抱住她,在她轻声道:「嫂子,让我好好爱你吧!」说着,我猛地吻上了她诱人的双唇,舌头也下意识的撬开她的小嘴就要往里钻,她呜呜了两声,见避不过,就顺从的张开了嘴,我急切而贪婪地吮吸着她的香舌,她开始还有点抗拒,到后来也像小蛇一般向我卷袭过来。
  我深深地吻了她一炷香的时间,把她的双唇都吸得微微有些肿了,才终于停下来深深地喘息着。她娇红着脸,喘声道:「你,你……憋死我了!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这么无赖呢!」我看着她少女打情骂俏一般的神情,柔声道:「嫂子,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我只想吻遍你的全身,用我炽热的唇和火烫的爱意淹没你。」
  说着,顺势把嫂子推倒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发际,轻含着她的耳垂,她的喘息声渐渐重了起来,我知道她动情了,就慢慢地往下吻上了她的脖子,在她的脖子上留了个深深地吻痕,她随着我深深的吸吮发出了啊的一声呻吟,那种酥媚入骨的声音害得我差点当场泄了。我努力的吸吮着,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慢慢地攀登者她的高峰,终于,左手触摸到了那颤巍巍有点发硬的紫葡萄,嫂子发出了一声似痛苦又似酥爽的呻吟,我听了再也忍不住地含住了她右面的乳头,同时右手向她的胯间摸去。她在我的吸吮下渐渐挺立起来,我感受着她娇躯的颤动,慢慢地跨过平原,来到了那片芳草地。我伸出舌头在她稀疏的草坪上舔舐了一下,她娇躯猛地一颤,发出了一声似抗拒又似期待的呻吟,我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她柔嫩的小肉芽,并细细地舔舐着,直到它慢慢涨大露出了头脚,我才用力地吸吮起来,嫂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娇喘嘘嘘道:「好奇怪啊,明诚以前从来没吻过我那里,思之,别舔了,那里好脏的!」边说着边按我的头,一副抗拒又舍不得离开的样子,我不由道:「嫂子,你全身上下都是香的,思之说过要吻遍你全身的,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好好享受我对你炽热的爱吧!」说罢我更用力的舔吮着她的红豆豆,右手也顺势摸上了她的阴户,在她的小穴口慢慢地摩挲着,还不时的伸进她的洞口边缘挑逗着。嫂子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嘴里下意识地发出了呻吟。
  我兴奋地舔着她的阴蒂,顺势把舌头卷起来伸入了她的小穴,她终于忍不住呻吟道:「思之,我受不了了,你太会玩了,嫂子要疯了,你怎么会那么多花样啊,嫂子快不行了……」我听了这话更兴奋了,右手探上了她的菊花蕾,舌头更深入的舔吮着,嫂子发疯似地颤动道:「哦……你怎么弄人家那里,那里脏死了,啊…

  …好奇怪啊,哦……我不行了,啊……」随着一声长吟,一股淫水从嫂子小穴里喷涌而出,弄得我满脸都是,我用力地舔吸着,感觉时机到了,轻声对嫂子道:「嫂子,我要来了!」嫂子高潮过后仿佛恢复了理智,用力地推了我一下道:「思之,我们不能这样,嫂子真的不能和你那样,你原谅嫂子,嫂子对不起你!」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凉,但看着嫂子那黯然神伤的表情,我安慰道:「嫂子,我不会强迫你,我相信你会想通的,我等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