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载 入 中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好梦一日游——苏联女兵训练 】

【好梦一日游——苏联女兵训练 】

08-12来源:18dy,成人小说加载中


           好梦一日游——苏联女兵训练


字数:8604

  今天一早,我换上一身苏联军队的军装,来到一个室内的靶场。

  已经有10个身穿军装的女兵在靶场上等我,女兵们的军装整齐而漂亮,她们的的眼睛都是淡蓝色的,留着很短的金黄色的头发。

  在靶场的另一端,还有40个脱得一丝不挂的女人。

  这些女人年龄不一,大的大概四十岁左右,小的也有二十多岁,她们就是今天要用的靶子。

  女兵们一齐向我敬礼,之后打靶训练开始了。

  在我的命令下,十个裸体的女人站在20米之外的位置,十女兵俯卧在地上,手中托着AK12突击步枪,枪口对准那十个女人的胸口。

  「射击!」

  我一声令下,只听得一阵枪响,十个女人的胸口齐刷刷地喷出了十股血柱。
  这十个人刚刚倒下,另外十个人立刻站过来,站在十具女屍的前面,补上她们的位置。

  又是一阵枪响,这十个女人有的向前倒,有的向后倒,有的身子转了半圈之后倒下。

  接着,第三轮子弹打出去,靶场的那一头已经出现了一座由30个女人的屍体堆成的小山。

  她们倒下的姿势各不相同,失去生命的她们,用着各种自姿势,很自然地展示出她们的私密位置。

  我让这十个女兵去外面的装甲车里等我,我自己也要练习打靶。

  三十个女人变成三十具女屍的过程已经让我的肉棒硬起来了。

  我从剩下的十个当靶子的女人中选出一个比较年轻漂亮的,我把她叫过来,让她仰面躺下。

  我解开裤子,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然后我举起枪,准备打靶。

  使用这种姿势打靶也是迫不得已,我的肉棒已经硬了,不可能用正常的姿势趴着。

  我瞄准一个当靶子的女人,我瞄准了她的下身。三发点射打出去,她的小腹被打出一个大洞,她的身体也因为失去平衡,向后倒下。

  我让她站起来,但是她勉强只能座直身体,我又朝她的胸部点射,她一侧的乳房也让我给打穿了,她再次倒下,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乳房被打穿之后,她不会立刻死掉,现在无论她怎样使劲呼吸,被打穿的肺部不能吸进一点空气,她只能因缺氧而痛苦地慢慢死掉,这肯定不是她希望的。
  过了几秒钟,她好像明白了,现在她惟一的选择就是座直身体,让我继续打她,这是她摆脱痛苦的唯一方法。

  我又朝她的另一侧乳房点射,在她继续做起来之后,朝她的心脏开枪,把她打死了。

  每次射击时,枪的后座力都会让我的身体前后移动,同时带动我的肉棒,给我身下的女人强烈的刺激。

  那个女人兴奋起来之后,她双手搂住我的腰,贪婪地享受着性爱的快感。
  在我打死了9个女人的同时,我和我身下的女人同时高潮了。

  我让最后这个靶子躺在那个屍体堆成的小山上,差开双腿,我换好弹夹,朝我刚才抽插的地方一通扫射,在她的惨叫生下,她的下身、肚子被60发子弹打成了肉馅。虽然她还没有死,但是她也一定活不成了,我把她丢在这里,去装甲车里和女兵们会合。

  好在女兵们比较苗条,我才能和十个女兵挤在一辆BTR- 90装甲车里。
  现在是上午,但是在这个季节,气温只有零下十几度。

  装甲车在山路上停住,我们穿好禦寒的大衣、背上背包之后,走下装下车。
  我对女兵们说:「今天我们要做20公里的野外拉练,中间可能还会做其他的训练。所有人员检查装备,准备出发!」

  我们按照地图示出的路线行进,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积雪,不过天气还不错。
  我们走了一个钟头,走到一片树林当中,我命令队伍停下:「我们在这里做一个隐蔽演习,在我发出命令之后,你们立刻隐蔽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乱动、不能出声。明白了吗?」

  她们用响亮的声音回答了我。我一声令下,10个战士趴在在路边的雪地上,她们纯白色的大衣让她们和雪地融为了一体。十分钟之后,我趴到一个女兵身上,在她耳边说:「演习还没有结束,不管我干什么,你都不准动。」

  我开始脱她的大衣、军装、内衣内裤,她现在光溜溜地趴在雪里,她的嘴唇被冻得发紫。

  我摘掉一只手套,用手揉搓她暴露在冷风之中的阴部。之后我让她的屁股翘起来,再从她的后面抽插她的小穴。

  用攥着雪的手,揉搓她的乳房。虽然她的身体冻得冰凉,不过小穴里面还是很暖和的。

  抽插几下之后,她的小穴开始发抖,不知道是因为舒服,还是因为太冷了,或是两者皆有。

  我在她的小穴里射过一次之后,让她继续赤条条地趴在雪里。我还扒开她的小穴,抓了一把雪,塞进她的小穴里。或许是因为她被冻僵了吧?她一点都没有挣扎。

  我的目光移向她不远处的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同样趴在雪地上,不过她趴着的姿势有点可疑。

  我走过去,掀开她的大衣,发现她在用右手自慰。

  我把这个女孩也同样扒光,然后从后面干她。

  她的嘴里发出很微弱的呻吟,不过因为是在进行隐蔽训练,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射过之后,我对她说:「你做得很好,待会儿你可能会觉得有点疼,我要你继续保持安静。」

  我把AK12步枪的枪口插进她的小穴,直接戳进宫颈口,然后在她的小穴里粗暴地搅拌,虽然枪口会弄痛她,但是更疼的在后面。

  我扣动扳机,三发子弹从枪管里射出,射进她的子宫,再撕开她的子宫底,从肚子里射出来。

  一瞬间之后,她身下的雪被染红了一大片。

  我看见她的鼻子、嘴巴里吐出一团团的热气,证明她还没有死掉。

  我又把枪管插进她的肛门,再把枪口稍微太高一些。

  我又一次扣动扳机,这次子弹打穿了她的肠子,从腹腔钻进胸腔,射穿她的心脏之后,从锁骨附近打了出来。

  她立刻停止了呼吸。

  上一个被扒光的女孩还在那里躺着,虽然她的衣服就在她身边,就在伸手就能够到到的位置,但是没有我的命令,她只能光着身子躺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第一个被扒光的女孩的身体已经被冻僵了。

  我被来想再玩玩她的小穴,发现她的阴唇上已经结了一层冰。

  我用刀把冰撬开,把手指伸进去,她的小穴里也失去了正常人的体温。
  确定插进去没有危险之后,我压在她身上,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这是我第一次品尝又湿又凉的小穴。

  我的身体让她的体温有点恢复,但是这救不了她的命,仅能增加她受苦的时间罢了。

  又过了15分钟,我命令全体集合,听到命令后,从雪地里站起来的只有8个女孩,那个之前被冻僵的女孩已经被冻死了,就趴在心脏中枪的女孩旁的边。
  行军继续进行。

  行军进行了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一段比较宽敞、比较平坦的路。

  我让大家停下,脱掉大衣和裤子,内裤也一并脱掉,衣服都塞进她们背着的背包里,8个光着下身的女孩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我从背包里掏出8个训练用的手雷,在手雷的拉环上系上线绳。我命令8个女孩躺在地上,把腿张成M形。

  我轻轻揉搓一个女孩的下身,用手指挖她的阴道,然后,把一颗手雷塞进她的阴道。

  手雷远比男人的肉棒粗得多,冰凉的手雷把女孩的阴道塞得满满的,即使女孩乱动,手雷也不会从阴道里滑出来。

  我依次把8个手雷塞进她们的阴道,再让她们站起来。

  原本站得笔直的女军人,因为阴道里塞着异物,她们的站姿变得很怪。
  我命令队伍跑步前进,我拽着八条线绳在前面跑,8个女兵在后面跟着跑。
  女兵们的体力都很好,但是她们下身塞着异物,再加上光溜溜的下身被冷风吹着,女孩们跑得非常吃力。

  跑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听到一声尖叫。

  我回过头,一个女生因为跑得太慢,她阴道里的手雷上的拉环,被我手里的线绳给拽下来了。

  她摊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下身,但是这毫无意义。虽然使用的是练惯用的手雷,但是威力还是足以炸死一个人的。

  5秒钟之后,女孩的肚子被手雷炸开,手指也被炸飞了,内脏散落得到处都是,子宫因为离手雷的位置最近,已经被彻底碎没了。

  我把剩下的7个女孩阴道中的手雷一个个挖出来,7颗手雷上粘的都是女孩的爱液,还有一颗手雷,上面还粘着一个女孩的处女落红。可以想像一下,刚刚破处后的女孩,忍受着手雷在阴道里的折磨,还能跟得上队伍的速度,有多么不容易。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找到了地图上标出的一座小木屋,木屋前面有一条结冰的小河。

  我让一个女兵在和麵上打上孔,然后她看到鱼之后,就往河里扔一颗手雷,把鱼炸晕,最后她站在冰冷的河水里,把鱼一条条扔到岸上。

  不过河里的鱼很少,而且个头都不大,她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抓上来的鱼都不够一个人吃的。

  没办法,为了求生,只好把那个抓鱼的女兵吃掉。

  我命令那个女兵脱光衣服,在河里洗乾净自己。

  那个女兵忍着刺骨的河水,认真地洗着自己的身体。凉水浇在身上的感觉,比被放在火上烤也好不了多少。

  洗着洗着,女兵因为忍受不了冰冷的河水,在河里晕倒了。

  两个女兵把她从水里拖上岸,搬进附近的小木屋,放到炉子旁边的桌子上。
  木屋里的炉子已经生好火,我把她拍醒。

  我的刀尖刚刚碰到她的大腿,她的身体立刻因为紧张和害怕,绷得紧紧的。
  我和几个女兵拔出刀子,从这个洗好了的女兵身上割下一条条的肉,再用刀子挑着肉,放进炉火中烤熟,带着血丝吃掉。

  我们先从她的四肢开始吃起,女兵用尽全力,忍住身体被切割的疼痛,她没有挣扎,但还是因为疼痛而扭动身体。十多刀割下去之后,她渐渐忍受不住疼痛了,她的身体开始挣扎。

  我让其他女兵停下,我用手指抚摸她的下身,摸了一阵之后,她的小穴有点湿润了,快感稍微缓解了一点疼痛,之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她的小穴里抠弄一阵,让她能感到舒服一点。我们继续吃,她胳膊、大腿的肉越吃越少,骨头渐渐露了出来,这边的肉已经不太好割了。

  我把她的身体翻过来,她身体上被切开的部分直接贴在了桌子上,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停地惨叫,但是因为失血和肌肉被切掉的缘故,她现在已经没办法挣扎了。

  其他的女兵继续割她四肢的肉,我则瞄准了她腰部的肉,那里的肉很嫩。
  我又把她翻了个身,女孩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我命令她伸出舌头,她慢慢张开嘴,费力地吐出舌头尖,我左手捏住她的舌头,右手把刀伸进她的嘴里,把舌头割下来,舌头也是我的最爱。

  吃掉舌头之后,我发现女孩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但是已经失去知觉了。
  我剖开她的肚子,把她肚子里的内脏扔到一旁,因为我不想吃这些东西,我只打算吃脊椎内侧的里脊。

  我们都吃饱了,不过我们只吃掉了那个女孩身体的一小部分。

  女孩胳膊、大腿上的肉被吃掉了一大半,骨头露在外面,左腿已经脱离了身体。她的肚子被剖开,内脏散落在桌子上,背部的肉被挖穿,从肚子里可以直接看到桌子。

  现在已经无法看出,她活着的时候腰是多么苗条了。

  她的嘴大张着,嘴里没有舌头,只有一汪鲜血。

  一个漂亮的女孩就这样被我们糟蹋成一具残缺不全的屍体,她丰满的胸部、长着金黄色阴毛的阴户,还勉强能说明,她是个年轻的女孩。

  我们休息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出发了,因为屋子里的血腥味儿不太好闻。
  我们没走多久,上级就从电台里发来的新的命令,行军训练也就终止了。
  我们朝山下的公路走过去,走到预定的地点,那里停着一辆乌拉尔- 4320- 31型军用卡车和一辆军用吉普。

  几个士兵把卡车交给我之后,就坐着吉普车离开了。

  我和一个女兵坐在卡车的前面,其他女兵坐在卡车里,我按照电台的指令,一路把车开进一个山洞。

  开进去一段之后,山洞变窄,我们只能步行。

  我们从卡车上卸下三台手推车,然后从卡车上卸下12箱很沉的秘密货物,把货物搬到手推车上。

  山洞里的路比较平坦,而且很暖和。

  我们几个推着手推车,开着手电筒,走了大概两百多米,我觉得山洞里的温度比刚才更热了,我和几个女兵商量了一下,我们把大衣脱下来,和背包一起放在地上,只带着步枪、电台前进。我们推着手推车,又走了一段路,温度又比刚才高了,我们只好脱掉衣服,只留下内衣、鞋袜、步枪、电台、手电筒。

  山洞的深处的灯是亮着的,我们关掉手电筒,又走了一段路,眼前是一面水泥墙,墙的前面是平整的水泥地面,上面的天花板也是水泥的。

  墙上有一扇两米宽的铁门,铁门显得很厚重,旁边是输入密码的终端。
  我把电台交给一个女兵,她按照电台的提示,输入了密码之后,铁门就自动打开了。

  我们把三台手推车推进去,继续往里走,没走多远,又是一到铁门。我换了一个女兵,让她按照电台的提示,打开第二道门、第三到门我们最后走到山洞的尽头。虽然女兵们只穿着内衣,但是山洞里实在是太热了,再加上手推车上的货物很沉,女兵们推着手推车走到这里,她们的皮肤上已经佈满了汗珠。

  她们把货物和手推车留在山洞深处,开始往回走。

  穿过第三道铁门,把门关好。我叫住一个女兵,让她在第三道门的终端上故意输入一个错误的密码,测试门的安全效果,这几道门已经好多年不用了。
  她随便输入了几个数位,然后按下确定键,系统提示密码错误,她又试了一次,还是提示错误。她第三次输入密码,当她按下确定按钮之后,从两侧的墙壁上伸出十根机枪枪管。

  十根枪管一齐冒出了火焰,发出一阵咆哮,那个女兵在机枪的咆哮声中扭动着身体,她脖子以下、膝盖以上的部分,喷出一股股的血柱。

  枪声停止了,女兵扑倒在一大摊血中,她身上密密麻麻的枪眼连成了片,她已经没有活命的可能了,墙壁的十挺机枪也都缩回到墙壁里,墙壁平整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穿过第二道铁门,我又叫一个女兵去测试铁门的安全效果。

  这个女兵输入了一次密码之后,系统提示密码错误,女兵第二次输入了密码,系统再次提示错误。当女兵第三次输入玩密码之后,她紧张地按下了确定键,这次系统提示密码正确。女兵小心翼翼地去推面前的铁门,当她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瞬间,她尖叫了起来,她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显然她是触电了。

  她身体抖动越发厉害,突然出现了一到弧光,她的身体燃起了一团火焰,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化作一具乌黑的焦屍倒在地上。

  穿过最后的第一道门,就像前两次一样,我让一个不知道密码的女兵去输入密码。三道错误的密码输入进去之后,天花板随着一声巨响,整个砸在地板上。
  我从侧面看着这块天花板,天花板有一米厚,完全是用水泥浇筑的。

  过了几秒中,天花板又慢慢升起,那个女兵已经消失了,在她之前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滩肉泥。

  要是没有看到肉泥中的金黄色短发的话,不会有人猜得出来,这是一个被压碎的女孩的。

  整个过程,没有痛苦,没有惨叫。

  看到这些残酷的场面之后,有个女兵生气地问我:「我们知道这批货物很重要,那也犯不着用活人测试系统是不是安全吧?」

  我笑了笑,说:「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些物资有多么的重要,按照国家的保密制度,你们的级别,是根本没机会活着接触这些东西的。换句话说,为了保密需要,你们六个都要死在这里。我让那三个女兵测试门锁,只是废物利用而已。」
  三个女兵听完我的话以后,都一言不发的在那里站着,大概是等待我处死他们吧?这十个女兵都很漂亮,不过我眼前这三个是我最中意的三个女孩。

  我问:「你们三个在为国捐躯之前,愿不愿意做点舒服的事?你们感谢我吧,因为你们是这个班当中最漂亮的三个,我才特意把你们留到最后的。」

  说着,我脱掉内裤,在使用安全系统虐杀前三个女兵之时,我的肉棒已经把内裤顶得老高了,几个女兵应该都看到了。

  脱掉内裤之后,肉棒高高地竖了起来,那三个女生也跟着脱光了衣服,我仔细看着她们的脸和身材,估计她们都不超过20岁。女兵们围拢过来,我一把抱住三个女兵,她们在我的怀里,无比温顺,一点都看不出来,她们是军人。
  一个女兵抬起头,他的嘴唇微微撅起来起来,让我亲她。

  面对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我自然会亲下去,另外两个女生看到之后,也都把嘴凑过来,我只好轮流亲她们。

  没有被亲到的女孩,就伸出手头舔我的脖子、耳朵。

  我把她们推倒,用舌头舔她们的脖子,再接着往下舔,舔她们的胸部。
  她们三个被我舔得很舒服,她们的媚态已经让我忍不下去了。

  我抱起一个女孩的腿,把腿往上推,让她的阴部整个露了出来。

  我把肉棒插进去,女孩兴奋地叫了一声,我则兴奋地抽插了起来。

  另外两个女孩知道,暂时轮不到她们了,一个女孩绕到我的身后,双手抱住我,她的胸部紧紧贴在我和后背上,她的舌头不停舔我的后背。

  另一个女孩脱下我的鞋袜,用舌头舔我满是汗水的脚心,脚心舔过之后,她还把我的脚含进嘴里,用舌头舔我的脚趾,这个女孩一定是个受虐狂。

  射过一次之后,我把那个受虐狂放在地上,让另一个女孩压在她的身上,这样我就可以在后面轮流抽插她们两个了。

  在我抽插的同时,两个女生张开嘴巴,她们两个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我的肉棒轮流抽插了一阵,我把肉棒夹在她们两个肚皮的中间,这样我抽插的时候可以同时摩擦她们两个的阴蒂和阴唇,我又射了一次,射在她们两个的肚皮上。

  我让她们三个并排站着,双手扶住山洞的岩壁。

  我从后面插进一个女孩的肛门,左右手分别绕过另外两个女生的腰部,抚摸她们的阴蒂。

  我的手继续向里抚摸,从她们的阴唇摸到阴道口,最后把手指伸进去抠弄,三个女孩在我的玩弄下,一块儿发出愉快的叫声。

  我把手撤回来,把两个女孩的腰往下按,把她们的屁股往上抬,方便我从后面玩弄她们的小穴。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我的手指一根根塞进她们的小穴,她们的小穴被我的手指撑大,最后我插进了整只手掌,她们舒服的叫声也变成了淒惨的叫声,不过她们仍然没有反抗的意思。

  我发泄完了性欲,让她们站成一排,我举起枪,瞄向她们。

  一个女生大喊:「我不想被子弹打死,我能换一种死法吗?」

  我点头表示同意,那个女孩离开了队伍,我的枪指向剩下的两个女孩。
  我朝一个女孩的阴部点射了三发子弹,女孩大叫了一声,随后因为疼痛而跪倒在地上。

  我让另一个女孩从背后把她抱起来,我从前面看过去,两个女孩的阴部重叠在一起。

  我又朝前面的女孩的阴部点射了三发子弹,子弹同时射穿了两个女孩的下身,两个女孩同时跪倒。

  我问她们还能不能站起来,她们连连摇头,我让她们四足着地,并排趴在地上,四个乳房受重力的影响,垂在她们的胸前。

  我从侧面瞄准了她们的乳房,她们似乎明白我要干什么,她们微微弯曲胳膊,调整了一下肩膀的高度,以便我的子弹能同时穿过四个乳房。

  我朝着她们的乳房点射了三发子弹,就像我期望的那样,子弹一下子射穿了四个乳房。

  女孩子们似乎还能承受得住这样的痛苦,她们的姿势没有变化,示意我可以继续射击。

  我把快慢机调整到连发,然后朝她们的胸部一阵点射,在强大的火力下,她们的乳房就像气球一样被打爆了,不过因为AK12的弹着点比较集中,她们的胸腔都没有中弹,她们都活得好好的。

  她们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着爬到岩壁的下麵,背对着岩壁坐下,两个女孩已经相当虚弱了。

  我换好弹夹,对着一个女孩的小腹部一阵扫射,子弹把她的子宫、阴道完全打烂,另一个女孩的性器也被我以相同的方法打烂。

  我把快慢机调整到单发的位置,我让两个女孩抱在一起,这是她们最后一次拥抱战友了,尽管根吃力,但她们还是做到了。

  最后,我的一颗子弹同时射穿了两个女孩的心脏,结束了她们失血的痛苦。
  我穿好内裤,带着那个不愿意被射死的女孩往外走,我没让她穿内衣内裤。
  走了一段路,我捡起自己的衣服,把衣服穿好,同样没让那个女孩穿衣服。
  我们接着往外走,走到我们脱大衣的那个地方,我穿好大衣,带上自己的装备,走到卡车前面。

  我独自一个人坐进驾驶室,让那个女孩光溜溜地趴在卡车的档泥板上。
  我小心地把车倒着开出山洞,开出山洞的同时一阵冷风夹杂着雪花吹过来,打在那个女孩的身上。

  我按照地图的指示,把车开到一条小河旁边,把车停好。

  趴在档泥板上的女孩都快被冻僵了,我让她从车上下来,趴在冰面上。
  我站在一边,给冰面打孔,之后我往水壶里灌满冰凉的河水,然后命令她把整壶的凉水喝光。

  等她喝光水之后,我脱下手套,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我发现她的嘴巴里也已经变得冰凉了。

  我又让她仰面躺下,把腿抬高,让她用手扒开自己的小穴。

  我用水壶往她的小穴里灌凉水,水浇在她的阴户上的时候,她全身都在颤抖。
  我让她站在冰面上,一壶接一壶地往她的身上浇凉水,水浇在她的身上之后就会立刻结冰,十几湖水浇上去,她的身体表面已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
  我继续往她的身上浇水,她身上被冻得苍白的皮肤开始变得红肿,这是皮层全层冻伤的症状。

  我又浇了点水,然后我试着推了她一把,但是感觉就像推一根电灯杆一样,她仍然纹丝不动地站在冰面上,因为她的脚已经被冻在冰面上了。

  我用枪托敲了一下她的身体,冰块带着皮肤哗啦啦地从她的身上脱落。
  我命令她往前走,但是她一动不动地站着,我又命令她举起手,她还是不动。
  我盯着她的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我发现她的眼皮、眼球都已经不能动了,就像假人一样。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死掉了,我想我还是不要打搅她了,我登上卡车,把车开到主题公园的停车场。

  公园的经理热情地迎上来,一阵寒暄之后,她问我对今天的服务感觉如何?
  我先问,「这次公园是不是打算做亏本的生意?为什么今天可以拿40个女人当靶子打?」

  经理说,「我们的成本大部分都花在对演员的培训上了,这次使用的40个女人没有台词、不需要表演,所以也就用不到培训了,所以成本比较低。再加上这40个女人年纪偏大、相貌平平,所以付给她们的钱也不需要太多。还有一条新闻,我们正在建一个用活人做靶子的打靶场,希望您多来捧场。」

  我又问:「那个山洞里热得要命,那座山是不是活火山啊?」

  「不是,它在几百年前喷发过,是一座休眠火山。后来有人在那里开採钻石,之后矿洞就被废弃了。后来我们把深层的地热资源引上来,把那里改建成地热发电站,所以山洞比较热。」

  「原来如此,要说最后那个场景真是很吓人,你们不怕你们的娱乐设施把顾客给弄死吗?」

  经理问:「您觉得天花板是为什么掉下来的?」

  经理摇摇头:「不是,那些输入密码的终端都是摆设。天花板、带电的铁门、机枪,都是由工作人员控制的。她们会通过摄像头监视山洞里的情况,然后再根据剧本来控制是否要把门打开,是否要让机枪射击。」

  经理接着说:「您还记得那扇通电的铁门吗?我们是看到演员的手碰到铁门后才给铁门通电的。我们一开始通的电,电压比较低,这样才能看到女演员挣扎的样子。之后我们会加大电压,让演员的身上出现弧光,最后把电流一下子提高,把演员烧糊。如果一开始就通高压点的话,效果就不好看了。」

  最后,经理递给我一本册子,里面有女兵的个人资料,还有她们用汉语、俄语写的死前感言。

  「这些女兵是俄罗斯退役的女兵。」经理解释道,「今天的专案是我们和俄罗斯军方的合作专案。军队每年都会给退役的士兵安排工作,但是现在工作岗位不够。后来军方和我们合作,让一部分女兵在服役期间,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表演、中文口语,大概要学两年。等她们退役之后,就来我们这里当演员,这样可以给俄罗斯军队。」

  真是没想到,她们为了这一天的娱乐专案,竟然要付出两年的努力。

  我在心中默默地对她们说了一声谢谢,感谢她们的努力,也感谢她们让我享受到了如此奇妙的一番旅程。

  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听得到。

                【完】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