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载 入 中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白菜婆】作者石砚

【白菜婆】作者石砚

08-12来源:18dy,成人小说加载中


                白菜婆


字数:3716字

  很少有人知道白菜婆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她在东街卖白菜已经好几十年了。她卖的白菜货又好,价钱又公道,而且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带着一丝温和而充满希望的微笑。城里的人都喜欢吃她的菜,天长日久,人们就都叫她白菜婆。
  很少有人知道,她原本出身于书香世家,自幼读书识字,后来嫁了青镇一个姓于的秀才,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偏偏一场瘟疫袭来,让她夫家死了个精光,只剩下怀了四个月身孕的她。

  白菜婆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变卖了家产埋葬了全家,靠在夫家留下的几亩薄地上种白菜为生,每天起早贪黑,种菜、卖菜,竟然独自把遗腹的儿子拉扯大,上了学,还留了洋。这些事情,老太很少对人讲,除了在他旁边摆豆腐摊儿的小伙子张豆腐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

  天气尚早,白菜婆一边用扇子轰赶着蚊虫,一边同张豆腐闲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站在面前也没有理会。

  「妈!妈!还认得我吗?」那人大声叫着,把左近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你?啊!儿子!」白菜婆突然明白是留洋多年的儿子回来了,登时喜得老泪纵横。

  儿子回来了,西装革履,满面春风,十分体面地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同样体面的漂亮媳妇。媳妇二十刚出头,白白净净,比一般的女人高一点儿,瘦一点儿,穿着洋裙子,戴着洋帽子,蹬着高后跟儿的洋皮鞋,一笑两个酒窝,说话的声音象唱歌一样,言谈话语大方得体,进了门儿,妈呀妈地紧着叫,还抢着帮她干活,把个白菜婆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晚上,老太太把自己出嫁时娘家陪嫁的锻子被拿出来给儿子媳妇用,听着儿子屋里媳妇低声的轻笑,白菜婆高兴得眯起了眼睛,不由想起自己当年也象媳妇这般年轻,也是远近知名的美人儿,每到晚上,丈夫就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把全身的力气都释放在自己身上,那时候自己也象媳妇这样轻轻地笑。想着想着,白菜婆又不由得潸然泪下。

  白菜婆就这样笑一阵,又流一阵眼泪,直到二更天才睡着。

  早晨,白菜婆没有进城卖菜,她要给儿子、媳妇作自己最拿手的菜。不过,早饭还没吃,就有人拿着县太爷的大红贴子来把儿子和媳妇请走了,老太太微微觉得有些失落,不过,县太爷有请那是多大的荣耀,想想这,白菜婆也觉得释然了。

  眼看日上三竿,儿子还没回来,她有些着急,走到门口去张望,却见张豆腐风风火火地跑了来。

  「白菜婆,白菜婆,快去呀,你儿子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白菜婆有些着急,是摔了,是碰了,还是酒喝多了。
  「刚才我在摊子上坐着,看见你家儿子和媳妇给人家捆着游街,直奔西校场去了,说是什么革命党,要砍头!」

  「啊!」白菜婆脑袋「嗡」的一下子,险些栽倒,还是张豆腐抢过一步把她搀住了。

  「快,快带我去!」不等张豆腐答应,白菜婆踉踉跄跄就往城里跑。

  镇子离县城有三里多路,从东关到西校场能有四里,两下儿加在一起有七里多路,对于久在乡下生活的人来说,这点儿路算不了什么,但现在已经是巳时末,午时三刻就要人头落地,到时候就连儿子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所以,白菜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连张豆腐都快跟不上了。

  到西校场还有半里多路是一个大下坡,从这里可见看到整个校场的情况,见校场中早已是人头攒动,不时传来震耳欲聋的喝采声。

  校场北面的点将台上一左一右跪着两个人,虽然距离远看不真切,但还是能够看出两个人都被反绑着双手,背后插着斩标,其中一个赤裸着上身儿,另一个则一丝不挂。白菜婆知道那个光着屁股的一定是自己的漂亮媳妇,因为历来男女同斩时,都将女的脱得干净,为得是从远处就可以分辨出她们的性别来。

  白菜婆心急火燎地冲到校场南口外,踮起脚往里看,远远看见儿子媳妇被反捆着跪在台子上,两个人都扬着头大声喊着什么。

  媳妇被两个刽子手按着肩膀夹在中间,这是对女犯的特别关照,他们把内侧的脚插在女犯小腿之间,使她们只能分开两条腿跪着,而他们内侧腿的膝盖则用力顶住女犯的屁股,使她们的大腿只能直立起来,加上又跪在一人高的台子上,正好方便台下的围观者观察她们的性器官。媳妇小肚子下那黑乎乎的一团老远就瞧得清清楚楚,胸前两只白生生的奶子挺得高高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害怕的样子。

  前面的人不时喊着:「好!好样儿的!」、「要得!」、「说得好!」,后面的人则低声议论:「好!连女人都这般英雄,革命党真正要得!」

  白菜婆此时可不管要得要不得,她只要儿子和媳妇。她发了疯一般向前挤过去,一边推搡着前面的人一边喊:「求求你们让我进去,那是我的孩子。」
  但人们的喝采声太强了,把她的声音完全湮没了。人太多,尽管有张豆腐在一旁帮着,她每前进一步仍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通」的一声炮响,那是午时三刻的追魂炮,人群立刻安静下来,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白菜婆也听见了炮声,她的喊叫变得尖厉,糁人,听到的人自动为她让开了一条路,她能看见儿子和媳妇的全身了,也同时看见刽子手拔掉了他们背后的了斩标。

  「妈!」儿子媳妇同时听见了母亲的呼喊,也看见了她焦急的脸。

  「不要杀,我儿子是好人啊!」她冲到离点将台一丈左右的地方被弹压法场的官兵拦住了:「我儿子媳妇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杀他们!」

  「妈,儿子媳妇没有罪,请您相信我们。有罪的是他们,是他们把中国变成了这副样子。妈,不要难过,儿子媳妇为中华而死,死得其所,应该高兴!」
  屠刀举起来了,老太太眼睛直直地盯着那雪亮的刀锋,张大了嘴,口中一叠声叫着:「啊!啊!」

  两道寒光闪过,随着切断骨节的脆响,两颗人头从脖子上飞起来,划出两条弧线落到台下,血沫子「噗」地从腔子里冲上半空足有五尺高,喷了两个刽子手一身一脸。随着人头落地,儿子的身体象山一样轰然倒下,媳妇那赤条条的无头尸首却一直在那里直挺挺地跪着,良久,才两腿一弯成为跪坐的姿势,然后上身向前弯倒下去,蜷成白花花的一个肉团。

  老太太的眼直直地看着地上的两颗人头,不声、不响、不动,然后整个人再被抽掉了骨头一样瘫倒下去。

  白菜婆醒来的时候,校场中围观的人群还没有散,张豆腐搂着她的脖子不停地叫着:「白菜婆,醒醒,醒醒。」

  她长出了一口气,坐起身来向将台看,地上的两颗人头已经没有了,一定是被拿去挂在城门外示众。儿子的尸首被拖到了台下,脊背朝天趴在地上,几个官兵正将媳妇的尸首抬过来。

  媳妇浑身湿漉漉的,没有血污,显然给她洗过身子,她被仰着放在儿子的身上,与他交叉成一个大大的十字,她的胳膊交迭着绑在背后,又有儿子的身体在后面垫着,使她的身子向后弯成一个大大的圆弧,肚皮绷得紧紧的,两颗圆锥形的小奶子朝天挺着,红红的小奶头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显得十分抢眼。两条长长的粉腿,一双纤细的天足,无一处不让人心动。

  两个官兵捉住媳妇那细细的脚腕把她的腿用力分开,将她那黑茸茸的羞处都显示出来。

  白菜婆看了,一轱辘爬起来,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骂着往上闯,被几个官兵拦住,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过来:「干什么?」

  「干什么,收尸,不行么?」

  「老爷有令,曝尸三日不准收尸。」

  「人都让你们杀了,还不让收尸,你们讲不讲道理?」

  「这是县太爷的命令,谁敢不听。」

  「老爷也没有让你们糟塌她的尸首。」

  「谁说的?老爷特意嘱咐,女人本应谨守妇道,在家中相夫教子,却跟着男人在外面参加乱党,造反谋逆,罪加一等,命令把你媳妇脱光了衣裳,游遍五街三市,到了法场,还让四个人举着她在法场转三圈,为的就是拿她的那个地方示众。老太太,你儿子媳妇自己选了条死路,这可怪得谁来!」

  「呸!畜生!你们不是人!」

  「对,我们不是人。谁让你媳妇屁股生得白呢,我们这些不是人的都想弄来看看。」

  正说着,几个糟塌媳妇尸体的官兵喊那军官,原来他们想把儿子媳妇的斩标都给插到媳妇的下面去,但白菜婆媳妇坐在地上,没办法做到。

  「废物,这点儿事都干不了!」那军官咕哝着,想过去指挥,又想起了白菜婆,便回过头来虎着脸:「老太太,该说的我都说了,再要胡闹,当心我把你也当革命党给办了。」

  白菜婆嘴里骂着,企图冲开阻拦的官军,被张豆腐在后面抱住,几个看热闹的人认得白菜婆,也过来帮着拦住她。

  那军官指挥着手下把媳妇的身子向上拖了拖,让她那肥白的臀部移到儿子的腰上,让她的上身儿从他的一侧垂到地上,胸部斜垂下来的角度使那奶子挺得更高,而她那两条大大分开的腿也伸得直直的,从他的另一边耷拉到地上,使大腿与骨盆形成一个反折的角度,小腹下三角地的那个圆丘从两腿间夸张地朝天挺凸出来,分插在前后两窍中的两块斩标终于离开地面,指向了斜上方。

  军官走近她的身体,抬头看着白菜婆,然后一手伸进媳妇的下部摸了摸,又将斩标向她的身体深入插了插才离开。

  白菜婆依然种菜、卖菜,依然是那么温和,但脸上没有了笑容,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目光也有些散乱。她了解自己的儿子,他是不会作坏事的,如果他真是革命党,那革命党就一定是好的。

  有一天开始,她逢人便说自己是革命党的大官儿,还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儿子和媳妇刑前所说过的话对人讲。起初官府还想捉她,后来别人都说她是个疯子,此事便作罢。几年后,革命党真的打过来了,清朝完蛋了,这时候人们才发现,白菜婆真的早已成为了本地革命党的要员。